“跳舞是一种信仰”《舞林争霸》和舞者的故事

www.ts.cn 天山网   2013年04月24日 22:39:46    我来说两句 天山网官方微博
更换背景颜色:
 
 
 
 
 
 
 
更改文字大小:

朱洁静在《舞林争霸》中表演《等待》。从上海舞蹈学院到上海歌舞团,朱洁静希望在规定的“一号表情”、“二号表情”之外寻找“个性”,同样毕业于“上舞”的舞者段靖婷,则选择了离开“体制”。 (《舞林争霸》节目组 供图)

舞蹈圈流传着一句玩笑:《天鹅湖》上演了,你是其中一只鸟;《吉赛尔》上演了,你是其中一个鬼。人们记得的是,《白毛女》拼了《吉赛尔》,《天鹅湖》拼了《唐吉诃德》,中国传统舞蹈的比赛形式决定,“舞者是谁?谁都记不住。”

27岁的段婧婷曾是上海芭蕾舞团的领舞,她对舞蹈的记忆,首先来自牙膏的味道。

十八年前段婧婷考进上海舞蹈学院学跳芭蕾舞,封闭式训练7年。每天早上上课之前,第一件事就是称体重——舞蹈团的体重秤很特别,是拨两的,一两一两地拨:“谁重了一两,就罚站,超过几次就算旷课。”

饿的时候,段婧婷就和同学们偷偷藏零食,把零食藏在有拉链的娃娃、枕头里。每次都会被老师翻出来,藏几包就去操场罚跑几圈。

“不敢藏零食了,就吃牙膏,也不会发胖。不同口味的牙膏我们都吃过,吃出经验了:草莓味的好吃。”段婧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

金宇倒是想吃就吃。他26岁,从2000年到2013年,他的体重从180斤长到了240斤。在180斤的时候,他想跟朋友们玩街舞,朋友不带他,因为太胖了。他一再央求,朋友玩笑说:你一星期之内把倒立练出来,就带你玩。金宇果真在一星期内练会了倒立。

金宇的人生有三大梦想,第一是找一个漂亮的女朋友,他为此频频在各大电视台相亲节目中亮相。但女朋友这个梦到现在还没实现。另外两个梦想都与跳舞有关:“我想让人家知道我金宇跳街舞很厉害,我想开一个属于自己的舞房,有自己的团队。”后两个梦想,他都实现了。

2013年2月,段婧婷和金宇出现在了东方卫视一档名为《舞林争霸》的舞蹈真人秀节目中。节目的原版是美国版舞蹈真人秀《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》(你认为你能跳舞,那就来吧!),引进版由东方卫视与《中国好声音》制作团队灿星合作。

“简单、原始本能、跳出自己”,节目模式被浓缩为10个字,导演徐向东认为,冲着这10个字,就值得为50万英镑的版权费埋单。

中国舞蹈家协会活跃着五千多名舞者,他们大多是来自“体制内”,而更多的“体制外”舞者,则不可计数。

舞者是一个有些理想主义色彩的职业,舞蹈学院的学生,从小平均要花7年时间学练基本功。大部分时候,舞者只是歌手身后伴舞的舞群,各大晚会的背景墙。

借由原版的影响力,中国版在舞蹈圈“一呼百应”,中国舞蹈家协会还专门为它下发了“红头文件”,请各舞蹈团配合舞者的选拔。沉寂良久的舞者们,也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中。


手机天山网
iPhone客户端

手机天山网
Android客户端

天山网官方微信
(微信扫描关注)
稿源: 南方周末 责编: 李俊 收藏此页 打印此页 (分享到
网友评论 (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)